时间 — 一个新的维度

“八小时”怀表正面 “八小时”怀表背面
左: “八小时”怀表正面 / 右: “八小时”怀表背面

时间秩序,这是一个伴随工厂兴起而出现的词汇,它是保证工厂生产有序进行的重要前提。对一个工人而言,守时是最重要的品质。上-下-前-后,上-下-前-后,机器的律动决定了人们工作的节奏,无论晨昏,无论寒暑。

在前工业时代,人的时间的观念是完全不同的:人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并且根据四季更替和天气变化安排劳作。那时人的第一要务便是适应自然,因此也可以做到劳逸结合。

对于世界上最早的那些工人而言,工厂是完全不同于他们所熟悉的农场、手工作坊或者家庭作坊的陌生世界。“时间就是金钱”,则是这个新世界的金规玉律。他们首先需要学习的是如何遵守工作秩序和时间秩序。

德国作家乔治·威尔特这样描述当时的工人上工的场景:每天早上六点整,钟声从布莱兹先生的纺织厂的塔楼里传出来,这是给工人们的信号—— 一天的工作开始了。那扇冲着马路的大门随即敞开,已经在门口候了一会的男男女女和小孩走向自己的岗位。

上图展示的是一块8小时怀表。这块怀表的表圈上有一行字:8小时工作,8小时休息,8小时学习,因此被称为“八小时”怀表。可见当时人们已经开始试图平衡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关系了。

“时间就是金钱”

韦伯在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第二章“资本主义精神”中引用了美国政治家、科学家、作家本杰明·富兰克林的几段话,其中有一段提到:

切记,时间就是金钱。假如一个人凭自己的劳动一天能挣十先令,那么,如果他这天外出或闲坐半天,即使这期间只花了六便士,也不能认为这就是他全部的耗费;他其实花掉了,或应说是白扔了另外五个先令。(《给一个年轻商人的忠告》,1748年,富兰克林)

和工业化早期相比,如今人们生活节奏更快,每天需要处理的事务千头万绪,如何管理时间成了一门大学问。为此人们做各种各样的计划(日计划、周计划、月计划、季度计划、年度计划),写一串一串的To-Do list (待办事务清单)。德国人可谓是这方面的专家,他们几乎人手一本行事历,从重大会议到超市购物,他们都安排妥当。

视频:“时间就是金钱”